辽宁军转干考试

面授课程网校课程图书教材|

砖题库直播职位库文库题库阅读|

微博微信QQ群问答师资

400-010-1568
您当前位置: > 辽宁公务员考试 > 辽宁军转干考试 > 备考资料 > 辽宁军转干招考热点:电信诈骗案的政策话语与社会现

辽宁军转干招考热点:电信诈骗案的政策话语与社会现实

2016-09-14 10:44 军转干考试 http://ln.huatu.com/jzg/ 作者:辽宁华图 来源:辽宁华图

【导读】辽宁人事考试_辽宁军转干招聘考试_辽宁华图每天为广大考生整理辽宁军转干招聘考试行测备考技巧、申论热点以及面试技巧等相关资料!了解更多辽宁军转干招聘考试招考、备考信息,敬请关注辽宁华图军转干频道(http://ln.huatu.com/jzg/)

  辽宁人事考试_辽宁军转干招聘考试_辽宁华图每天为广大考生整理辽宁军转干招聘考试行测备考技巧、申论热点以及面试技巧等相关资料!了解更多辽宁军转干招聘考试招考、备考信息,敬请关注辽宁华图军转干频道http://ln.huatu.com/jzg/

特别推荐

  2016年辽宁军转干招聘笔试课程招生简章

  最近一段时间,电信诈骗的案子,频频出现在各大媒体的头版,中国的诈骗案件似乎正在剧增。细看这些报道的字样,大多是“学生”、“大学生”、“女大学生”……因为上了当,“悲痛身亡”、“跳海自杀”、“离家出走”……。终于,人们看到,电信诈骗不只骗了大学生,他们的老师也逃不掉,“清华一教授被电信诈骗1760万”,这个新闻一经发出,迅速成为热点事件。

  哑巴吃黄连的困境

  按照人们的常识,诈骗是智者欺骗愚者,有知识的欺骗没知识的。反常识的事情,要么是事情的复杂,已非常识所能解释,要么是当事者自身不符合常识的成立要件,常识也就仍然安稳。大学生,乃至教授,竟然遭电信诈骗,这样反常识的事情频频出现,就出现了前述两种声音,一种是疾呼电信诈骗问题的严峻,既然大学生、清华教授都受了骗,又怎能指望一般人不受骗。看看网上新闻的留言,这样的声音是多数。

  如今,凡是有手机的人,每天不接到几通“骚扰电话”估计反倒是怪事了,如果“骚扰”也是一种伤害,电信诈骗,几乎找不到不曾受害的人了。极端的电信诈骗案件的出现,激起的已然是普遍的民愤,“愤怒”不过是受了伤害的人的理性的第一反应。常识在理性面前往往站不住。

  然而,还有另外一种声音,虽然不能说是多数,却总在诈骗,似乎还有强奸之类的案件中时时出现,往往以嘲笑的语气,讥讽大学生、清华教授“没有社会经验”、“生活能力太低”,进而“读书无用论”的老调也搬出。可是,在这样一种“少数”的声音后面,我们却听见了一种多数的暗习,关于电信诈骗的应对,从政府到学校再到家庭,一遍又一遍念咒般的教导是,“增强防范意识”、“不要相信陌生人”,这教导的反面,是那些受了骗的人,得到的回应总是“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怎么这么傻”。

  因为这种归责于受害者的社会心理,诈骗,也如强奸一样,成了极具“犯罪黑数”的案件。我们看到有十个受害者出来报案,殊不知还有几十个几百个受害者不敢:堂堂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竟然信了那么荒唐的电信诈骗信息。发生了这样不光彩的事,除了忍气吞声,还有什么路好走呢。

  责备受害者,按照一些社会功能论者的解释,是一种社会自我的“简约治理”。电信诈骗之类的犯罪打击起来并不容易,社会为了保护自己,就形成一种谴责受害者的文化心理。诈骗犯不好抓,受害者总是跑不掉的,谴责他的疏失,可以提高全民的防范心理,诈骗犯也就更难得手,这是成本小而有收益的“简约治理”。然而眼下的现实似乎是,“增强民众防范意识”的大力宣传,与“你怎么这么傻呀”的社会谴责,非但没有发挥阻止电信诈骗案件快速增长的“功能”,从每日的新闻里,我们却时常听到受害者因为自我谴责,走上了绝路。社会没有更安全,每个人却处在一种哑巴吃黄连的困境里,这是怎样的一种“简约治理”呢。

  今年的八月份,山东一名叫徐玉玉的大学生,被电信诈骗走了9900元的学费,过度悲伤而不幸离世。这就是舆论热议的“徐玉玉事件”。对于这起案件,不久后,工信部给了回应:“基础电信企业不会将垃圾信息和骚扰电话作为其发展客户、提升业绩的途径,但也不排除个别基层电信企业为追求短期经济效益而罔顾社会责任。”单从这字面的含义,我自认一下子看不懂“基础电信企业”和“基层电信企业”是什么关系。“但也不排除个别”的话语,又说得何其顾全大局。问题是,“个别”是多少个呢,监管部门既然有信心称当前的电信诈骗只是“个别基层电信企业”所为(且不管这基层电信企业和基础电信企业是什么关系,相互负有何种责任),那么自然是有统计数据足以支持这样的政策论断,又为何不直接公布数据以更好地使媒体和民众信服。

  工信部认为,当前电信诈骗频发,“根本原因是部分虚拟运营商对实名制重要性认识不足,重视程度不够,对国家法律要求置若罔闻,存在重发展用户、轻实名登记的思想,对各类营销渠道管理不严,存在默许甚至纵容营销渠道在销售移动电话卡时,不登记用户身份信息、故意虚假登记身份信息的违法违规行为”,进而表示“将加大对虚拟运营商的监督检查和违规处罚力度,把实名制落实情况作为虚拟运营商申请扩大经营范围、增加码号资源、发放正式经营许可证的一票否决项。”

  政府的责任在哪里

  于是,我们就有了如同“增强自我防范意识”和“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一样重复播出的逻辑:因为“个别基层电信企业”为了短期经济利益而罔顾社会责任,不落实国家的实名制政策,而导致徐玉玉被骗这样的电信诈骗案件频频发生,对此,有效的应对方式是工信部门将加大力度让个别不法企业负起社会责任。

  一方面,是个别现象到底是多少个我们至今不知道,另一方面,是受了骗的人忍着不说,到底有多少人也难统计。在个别现象的政策话语里,电信诈骗是少数的坏人该承担责任;在那些不知名的徐玉玉那里,一切都是个人的“傻”、“不小心”、“防范意识薄弱”惹的祸。既然工信部确信都是个别不法分子的错,又有那么多的受害者甘愿认为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工信部又何必宣示“加大监督检查和违规处罚力度”,难道出了事,不应该是做错事的人承认责任吗。这样的政策话语实在令人费解。

  自习近平总书记执政以来,多次强调落实党政领导干部的“主体责任”,但即使是在工信部这样的中央部门发出的政策话语里,我们总是难以看到政府的责任在哪里。如果一切都是个别企业的错,是个人犯傻的错,那么政府存在的意义在哪里。至少,我们可以说,工信部的这般回应,与十八大以来党关于落实领导部门主体责任的精神是不符的。

  但由工信部出面回应,这本身就暴露了一个公共行政的常识问题。按公共行政学的基本理解,政府职能部门与相应的经济行业、社会领域之间,本就容易产生千丝万缕的利益联系,更何况在中国的电信产业中,国有经济又是主导。纵然没有利益的纠葛,职能部门出于关注自身领域产业发展的特定思维,也容易产生忽视社会整体公利的政策偏见。这种利益纠葛和政策偏见的纠正,并不是特定职能部门自己又立法又执法所能完成的,而必须经由一定的外部监督才能实现。

  在电信诈骗管理上,工信部草拟或出台工信领域的条例法规,没法跳出“监管不力”就“加大监管”、“加大监管”仍然“监管不力”的死循环。这是一种公共行政的常识,在面对反常识时,要么是这常识出了错,工信部确实有特别强的自我监督和政策审视能力,已为常识都不能解释;要么是常识没有错,只是工信领域实在是一个特殊的并不牵涉公共行政的领域。倘若这常识还有效,那么工信部门负有监管责任,但也必须引入外部权力监督,才能保障工信部“切实履行责任”,保障社会公利。

  除了传统的加强中央的部门协调和人大等机构的外部监督以外,如何在工信部门政策过程中,增加更多来自“电信消费者”的声音尤其是不可少的。一方面,在市场经济中,要政府事无巨细全部监管到位,显然是行政成本极高而无法实现。

  另一方面,特定产业中的使用者和消费者,在相应的公共产业政策和监管中没有声音,而不得不自认倒霉、自我谴责,这样的公共政策过程,本身就谈不上公共性。在电信领域积极发展公益性的社会组织,使之发挥一定的监督和服务功能,是降低行政治理成本、增进电信消费者权益、提高诈骗受害者能见度的可行之策。这样才能更有效地保障“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并使那些政府统计不到、媒体报导不到的、自我谴责的受害者们,更有可能见到阳光。

(编辑:钱春霞)

华图在线APP客户端下载

今日直播

1478292人正在这里听课换一批

2017国考笔试校长筑梦班

2017国考校长筑梦班

2017年国考笔试校长筑梦班
2017年国考校长模块精讲班

2017国考校长模块精讲班

2017年国考校长模块精讲班
国考笔试培训课程
京ICP备11028696号-11 京ICP证1301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14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