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大学生村官考试

面授课程网校课程图书教材|

砖题库直播职位库文库题库阅读|

微博微信QQ群问答师资

400-010-1568
您当前位置: > 辽宁公务员考试 > 辽宁大学生村官考试 > 备考资料 > 2016年辽宁村官考试——热点:一个牧羊人 一座“活

2016年辽宁村官考试——热点:一个牧羊人 一座“活界碑”

2016-08-03 10:44 大学生村官考试 http://ln.huatu.com/cunguan/ 作者:刘一娇 来源:互联网

【导读】  辽宁人事考试_辽宁大学生村官考试_辽宁华图每天为广大考生整理辽宁大学生村官考试公告、成绩查询、拟录用公示等大学生村官考试相关信息!了解更多辽 宁大学生村官考试招考、备考信息,敬请关注辽宁华图大学生村官频道(http://ln.huatu.com/cunguan/)

大学生就业

  辽宁人事考试_辽宁大学生村官考试_辽宁华图每天为广大考生整理辽宁大学生村官考试公告、成绩查询、拟录用公示等大学生村官考试相关信息!了解更多辽 宁大学生村官考试招考、备考信息,敬请关注辽宁华图大学生村官频道http://ln.huatu.com/cunguan/


  沿着蜿蜒崎岖的羊肠牧道驶进萨尔布拉克草原深处,一间用土块和牛粪砌成的屋子孤零零地立在空旷的草原。土屋往西1公里处,一群羊撒在草地里悠闲地啃草,旁边有一个身着迷彩、戴着白帽的黑老头,骑在一垛野草上呆呆地盯着,手里不时拨弄着挂在胸前的那部黑色收音机。

  这位老人叫魏德友,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一个穷尽一生扎根中哈边境草原“无人区”的人,一个被称为边境线上“活界碑”的人。

  孤独与陪伴

  每年夏冬牧季,超过50平方公里的大草原就剩下魏德友一家和100多只羊。夏天,蚊蝇成群,叮得牛羊到处乱窜;冬天,雪厚近一米,这里几乎与世隔绝。

  从英俊小伙到耄耋老人,当其他人一个个离开,魏德友吆喝着羊群孤身坚守,至今已有52年。在那遥远的地方,他义务巡边近20万公里,相当绕地球赤道5圈,劝返和制止临界人员千余人次,堵截临界牲畜万余只,从未发生一起涉外矛盾。

  而今,76岁的他仍住土屋、喝咸水、啃冷馍、守寂寞,与星月羊犬为伴,与风雪饿狼较量。他说:“我要一直守下去,守到自己动不了的那一天。”

  也许是远离人群太久了,魏德友始终话不多。与他朝夕相伴的,除了妻子刘京好,就是一部小收音机。

  记者走进他简陋的家里,只见他喝了口水,从脖子上摘下收音机,用粗糙的手抹去沙土,小心翼翼地放到柜子上。这部收音机,是这个不抽烟不喝酒的老人两年前赶集时花80块钱买的。他放羊时,巡边时,种菜时,机子不会离身。收音机只能收到4个台,但对老两口来说已经知足了。

  草原风大,夹带着沙土,收音机特别容易坏。从1964年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161团兵二连屯垦守边至今,魏德友整整用坏了50台收音机。

  1967年,魏德友从山东老家娶回了并不情愿嫁给他的刘京好。千里进疆路,愈行愈荒凉。火车换汽车,汽车转驴车,刘京好走一路,哭一路。而条件更差的还在后头——他们即将入住的“婚房”,只是戈壁滩平地挖出来的一个地窝子。

  “沙暴一来,地窝子里的人就全变成了土猴。”她回忆说,这里牛虻和蚊子太厉害了,大牲口被叮一口,都疼得直蹦,她胳臂、腿上每天都被咬得肿起一大片,“当时怎么也说服不了自己坚持住,留下来。”

  生活了一个月后,刘京好再也忍不了了。一天中午,干完活儿就径直回了家,把衣服打个包袱,扛上就走。她不知道该去哪儿,只想离开荒凉的萨尔布拉克。

  魏德友从地里回来,看见家里乱糟糟一团,妻子的衣服全都不见了。他立时往出连队的小路狂奔,跑了40多分钟,远远望见妻子的身影,一边喘气一边大声喊:“你往哪跑?有狼呢!”

  “他还真唬住我了,我没再继续走。”忆起青年时光,刘京好忍不住笑了,“后来,他追上来,连拉带哄带劝,把我又带回了家。”

  当时,她认准了魏德友一句话——“咱在这待上几年,到时我和你一起回老家!”

  然而,这个承诺至今都没有兑现。

  绝望之时

  随着孩子降生,刘京好的心逐渐定下来了,开始了解当地一些情况:这片草原是个通外山口,曾发生过严重的边民外逃事件。甚至,外国人来拉运中国边民的汽车在这片荒滩上轧出了一条路。而魏德友把守好这片土地当成自己的使命。想到这些,她越来越理解丈夫。

  魏德友是个老兵。当时,从部队转业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161团兵二连屯垦戍边,30多名战友一下车都傻了眼,茫茫戈壁什么也没有。大家住在地窝子里,那是真正的白手起家。

  魏德友和守边牧民坚持通过放牧的方式捍卫领土,与手握钢枪的外国士兵面对面也不后退。1987年冬天,魏德友像平时一样在黄昏时分出去巡边。他骑着马绕完一圈准备回的时候,突然刮起了暴风雪,嘶吼的风刮得他睁不开眼,大雪漫天,一会儿就淹没了牧道。

  风太大了,马都只能侧着头走,很快就迷了路。魏德友使出浑身的劲儿拉着缰绳走,寒风刺骨,筒靴里漫进了雪,汗水浸透的衣服冻成了冰。走走歇歇,5个小时过去了。已经筋疲力尽的他扶着马,摘下帽子,看着四周白茫茫的一片,不知如何是好,脑子里已冒出绝望的念头。

  就在这时,前方亮起几道白光。“是手电筒!”他心里腾起了希望,赶紧打开自己的手电,使劲地摇。远处的人影渐渐地清晰起来——是边防连的战士!魏德友逃过了一劫。

  他回到家已是半夜,担惊受怕了一晚上的刘京好红着眼眶,给丈夫烧水、换衣服。看到他冻得浑身哆嗦,刚想埋怨两句的妻子低着头,独自落泪。

  半个多世纪以来,昔日战友陆续告老还乡,边防战士换了一茬又一茬,就连世世代代住在草原的牧民都逐水草而居搬到了条件更好的地方,魏德友依然坚守在空旷的草原深处。

  死了200只羊

  魏德友至今住土屋,吃的米面需要女儿穿越几十公里牧道送进来,喝的是井里打出的连牲畜都不爱喝的苦咸水。平时一顿饭,节俭惯了的老两口就着一盘蔬菜啃馍馍。放羊巡边时,馍馍掰开塞点菜就是一天的伙食。

  萨尔布拉克草原地势平缓,边境线缺少天然屏障。武警塔城地区边防支队政治部主任彭刚说:“牧民来了,经常抵边放牧,极易引发人员及牲畜非法越界。牧民走了,草原变成‘无人区’,发生偷越境的概率又相对增加。”

  一些牧民贪恋水草丰茂,总是把牲畜赶到靠近国界的地方放养。“他们不知道,边境无小事,一头牲口越界就能让国家很被动。”魏德友有些无奈地说。

  每到春秋季,魏德友总会特别警惕。他时刻观察是否有人畜抵边,一旦出现险情,第一时间冲上去制止、劝返,解决不了的就立即与边防派出所或者边防连联系。

  只讲原则不讲情面,这股犟劲没少让魏德友吃亏。1992年秋一天夜里,有人趁着月黑风高,偷偷将魏德友家的羊圈门打开。第二天清晨,魏德友看到的羊圈早已空空如也。

  魏德友的小女儿魏霞回忆:“那天,从我家房子往西边,一直到边境线附近,几公里的距离内,到处是被狼咬伤、咬死的羊。”

  魏德友家400只羊损失殆尽,用车拉回来的羊尸体有近200具,另一半羊也再没了踪影。当时,他最主要的经济来源就是养羊。而这400只羊中,将近一半都是别人的,由他替人代牧。望着血肉模糊的死羊,想起两个年幼的女儿还等着上学用钱,刘京好忍不住嚎啕大哭。魏德友皱着眉头,什么也没说。

  事实上,魏德友所在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161团兵二连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就已裁撤。原本可以被分到离城市更近的连队的他是主动留下来的,停薪留职,放牛羊养活一家人。他总是说:“这块地方不能空着,要不以前不就白守了?”

  原野上那一盏灯

  魏德友育有一儿三女。在他们眼中,父亲很少进城,一刻都不愿离开草原。“他执拗起来,10头驴都拉不动。”二女儿魏萍说。

  2002年,魏德友夫妇退休,在山东工作的四兄妹力劝父母回乡养老,但魏德友就是不肯,还说服老伴留下来。后来,小女儿魏霞回到了新疆工作。魏萍气得不行:“你这一回去,爸妈就更有理由不来了。”

  子女在临近的裕民县城买了套72平方米的房子,想着让二老住进去。可魏德友老两口至今都没在那个房子住过一晚。2006年冬天,魏德友夫妇到女儿家看寄存的羊,住了一天就死活不住了,非要赶回家里。女儿不让回,老两口就自己走着回去了。

  积雪没到膝盖,到萨尔布拉克的房子要走13公里,吓得魏霞赶紧请人开车去追他俩,最终送回了家。女儿还被魏德友训斥:“我们现在是护边户,我们不在,出了事怎么办?”

  守边守了快一辈子,魏德友总说自己没有做什么事情。“那时候屯垦戍边,守边是工作和职责,守着守着就习惯了,就一直干下去了,就这么简单。”

  50多年来,他只见过母亲一面。父母临终时,他两次都因大雪封山回不去,没见上最后一面,因而悔恨终生。

  现在,每天清晨或傍晚,魏德友仍要来回走8公里的牧道去边境线,看有没有人员经过的痕迹,到牧民留下的房子查看情况。

  夜幕降临,四野无声。月亮爬上山头,银辉遍洒萨尔布拉克草原。记者随魏德友赶着羊群从西而归,刘京好站在院中央吆喝牲畜入圈。两个苍老的身影走进土屋,广漠原野上亮起了唯一的灯光……

特别推荐

  2016 年辽宁大学生村官笔试课程招生简章  2016 年辽宁大学生村官面试课程招生简章

(编辑:刘一娇)

华图在线APP客户端下载

今日直播

1478292人正在这里听课换一批

2017国考笔试校长筑梦班

2017国考校长筑梦班

2017年国考笔试校长筑梦班
2017年国考校长模块精讲班

2017国考校长模块精讲班

2017年国考校长模块精讲班
2016辽宁省考备考之判断推理

王一孟

2016辽宁省考备考之判断推理
2016辽宁省考备考之言语理解

张佳佳

2016辽宁省考备考之言语理解
备考讲座
京ICP备11028696号 京ICP证090387号